位置导航 >> 首页 >> 专题报道
详细新闻
书,带你去远方
来源:        作者:校报学生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3-04-27 09:05:06        点击次数:

编者按:

“年轻人读书,就好比迎着朝阳走路。”正如罗曼·罗兰所说,年轻人成长道路上,书,无疑是最便捷、最无私的导师之一。书,会使人心胸开阔,眼光远大;书,能够活跃思维,陶冶性情。

当今大学校园里,普遍的读书现象可分为两种:把书当良师,当名医,有困惑时去寻求帮助;不知道读什么书、不知道怎么读书,于是在图书馆里随便翻阅,盲目地读书。

对此,我们倡导一种良好的、理性的读书习惯和读书方式,使有计划地读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恰逢世界读书日,本期聚焦校园读书镜头,给爱读书的年轻人一点启思。

 

书里能遇见幸福吗?

学生记者 徐雅璇 刘桂红 周丹

“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们,无论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正如世界读书日的主旨宣言所说,莘莘学子正享受书籍带来的乐趣。排队时、上课前、奥场边、树荫下,随处可见学子捧书苦读的场景。

皇皇武大,巍巍珞珈,人文荟萃,卷帙飘香。当阳光又一次洒向樱顶老图,春风又一次拂过靓丽新图,4.23世界读书日悄然而至。借由此机,记者多路走访,深入调查武大学子读书现状。

  依赖推荐书单

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曾说:“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演算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有修养,逻辑修辞使人善辩。”选择不同的书籍,就会有不同收获。

武大数万名学子,选书标准又是什么?

“根据自己兴趣选择,比较偏爱经济法学类。”经济与管理学院大二的叶祖滔说。新闻与传播学院大三的张轩也赞同道:“我觉得看书是一件很自我的事情,我喜欢看我喜欢的书。”

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大一的熊丹枫,向记者推荐了万门大学(民间的公益的网络大学),“主要是看它推荐的书,想多补充一下其它专业知识。”

果壳网之各学科领域入门书籍、香港中文大学书单……许多学子会根据推荐书单默默做功课,更多学生则仰赖专业课老师开列的书单。

经典小说、畅销读物比较受欢迎。“每次到图书馆就会借畅销书看,有时候还要提前预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大一的孟妍笑言。

在武大图书馆借阅排行榜上,《明朝那些事儿》、《张爱玲典藏全集》、《读库》排行前三名,另外《藏地密码》、《天龙八部》、《兄弟》、《蒋勋说红楼梦》也排在前列。从中可以看出,武大学子爱读小说又不失经典,爱读史书也不失幽默。

文学院叶李老师援用孔庆东“无为读书和有为读书”的观点,“有些书要有为地去读,带有一定目的,比如专业书。此外,还要无为地读书,给自己创造一个精神空间。”

  读与不读的理由

你为什么读书?记者就该问题开展随机调查,得到的答案很丰富,有戏谑有深思。

“为了找个好妹子。”基础医学院大一彭同学打趣道。

“毕业后可能没这么好的读书条件了。再说女孩子多读书总有好处。”经济与管理学院大一的肖湘说。

“读书是自然而然的发生,是内心的欲求。人必须保持在路上的状态,不是身体在路上,就是精神在路上。”信息与管理学院大二的徐承宇有感而发,“精神在路上,就需要源源不断的思想补给,这种补给来源于读书。”

采访过程中,不少人大倒苦水,“挺想读书,但逛街、聚会、社团活动挤占了太多空闲时间,从图书馆借的书一直摆在桌上没看。”

上述现象不是个例,挤占读书的“诱惑”很多。针对这一现象,法学院辅导员杨辉给出建议:制定学习计划,按照计划执行;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一道努力。  

书为媒文会友

偌大校园里,幸福感最高的地方在哪?十有八九的回答便是图书馆。武大学生好福气,既坐守巍峨古朴的樱顶老图书馆,又拥有高端大气现代化的新图书馆。

201110月,总建筑面积为35548平方米的图书馆(总馆)新馆落成启用,图书馆的服务功能进一步提高。在新图的留言版上,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留言,“我爱图书馆,它带我成长。”“这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让我能在这里安静学习。”

作为人文气息浓厚的百年名校,武汉市“十佳书香校园”,武大收藏文献总量颇丰。据资料显示,截至20121231日,全校文献资源总量达1416万余册,其中印刷型文献近688.7万册,各类文献数据库449个,其中中外文电子书刊727.3万册。学科覆盖面广,遍及文、法、理、工、农、医等各个领域。宏富的藏书和良好的网络信息服务平台,为学子博览群书、涉猎各科知识的提供了条件,图书馆也成为传播知识的圣殿,孕育人才的第二课堂。

只需动动手指,30家高校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百万册人文社科外文图书等随意“畅读”,教你玩转图书馆资源,历史学院杨华教授作主题为“中国古人的日常生活:读《礼记》”的读书报告……图书馆今年读书日推出了诸多新活动。

除了图书馆,武大还有多个以书为媒、以文会友的学生社团,如真趣书社、春英诗社、浪淘石文学社、太阳雨文学社等。

2003年创建的真趣书社,坚持“阅读提升品味,交流延续思想”,联合图书馆定期开展读书交流会等活动。

“‘真趣’二字取自‘真心阅读,趣品人生’,我们希望在同学之间创造良好的读书氛围。”该社社长刘洋介绍,“目前,我们定期推荐好书好句子,同时正在联系作家来校进行读书讲座,为武大更添一缕书香。”

前不久,真趣书社举办的“刘瑜《送你一颗子弹》读书交流会”,吸引了许多师生参与。“一是督促自己多读书,二是通过讨论听听别人的想法,可以读得更深入,理解得更透彻。”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生李同稳说。

 

 

数字时代,怎样做个读书人

学生记者  姚裕瑞  吕斐洋

互联网带来了新的阅读方式,一场“阅读革命”正悄然展开。形式各样的数字阅读方式,少了些青灯黄卷和书香墨痕,消遣时尚的“快餐读物”正日渐成为大学生阅读流行趋势。数字时代,怎样做个读书人?

记者:当今时代日新月异,各种挑战无处不在,读书学习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和迫切。许多大学生困惑:如何在浩瀚的书海里选择适合自己的书籍?

陆保生武汉大学军事教研室副教授我平时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读书,中国传统文化、西方哲学是我的最爱。当代大学生,无论是文科还是理工科,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人类历史文明发展规律都应有基本的了解和把握。年轻人应多读一些人文科学方面的书籍,特别是文史哲艺,对自己的人格养成、理性判断与反思能力都有极大帮助。大学校园的风度和气质,恰恰因为文史哲艺的熏陶变得扎实而有厚度。

骆瑞鹤文学院古籍研究所所长读书就要读经典,特别是古人、前辈认可的经典。大学几年,认真读书的时间有限,就更应“好钢用在刀刃上”。读书不要贪多,只要能认真读完一部经典,就会受益匪浅。

周玄毅哲学学院副教授对我自己而言,除了专业书籍以外,我还会读科学方面的书籍,因为我想紧跟科学的步伐,比如心理学、生物学、物理学等科普方面的书籍。小说倒看得较少,我觉得生活本身比小说更丰富。

杜天尧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我看书不局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只要是有营养价值的书,几乎来者不拒。一般来说,老师开的书单和同学推荐的书都会认真读。专业书籍和小说散文交叉着看,状态好的时候读难懂的经典,累了就随手翻小说杂志,既能缓解疲劳,又能了解到多方面知识。

记者:读书是有窍门的,各位老师是否可以分享一下自己的读书方法?

张杨波社会学系副教授在看专业书时,读书卡片、批注和笔记一定要做,方便后来回想和找灵感。要把厚书读薄,把薄书读厚,做到可以复述和概括的程度。经典虽然很难读,但还是要坚持读,一遍两遍地过,每遍会有新的感悟。

周玄毅:“书非买不能读也”,喜欢的书一定要买回来。读纸质书要敢于“乱画”,比如做标记写书评。读电子书要有专门的word文档,用于整理读书笔记。如果随时在网上查一些相关的拓展知识,就更好了。读经典要带入,经典本身并不晦涩,也并非故弄玄虚,你读不懂只是因为你不了解,所以要在生活中带入,想象自己生活在那个环境里。未来电子书一定会成为趋势,媒介并不是关键,完全可以用电子书做深度阅读。我对阅读工具并不在意,关键还是看自己。

陆保生:做读书笔记是必须的。多思考、做笔记,是我阅读的两大法宝。我从不追求阅读的速度与进度,却力求收获自己的见解和感悟。年轻人读书要像海绵一样吸收知识。人类认识社会的过程有三个阶段:吸收、重估、创造,读书也是这样。吸收大量的观点,然后重估价值,最后创造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读书要及早,趁你们还年轻。

读书要思考,要要有目标,先围绕某个中心,然后慢慢形成体系。有人说,网络时代会让人变得弱智,碰到不懂的就用搜索工具,好像什么都知道,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我同意这种观点。“快餐式”的阅读,收获的只是知识,而对于人格境界的提升百害而无一利。

记者:当下做任何事,总会面临“有用无用”之争,读书也一样。对此,大家怎么看?

周玄毅:“追求有用”的读书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你只是去查资料,或者学习一些技术。我认为,“读书无用论”严格意义上是对的,“无用之用,是为大用”。人整体的精神素质和文化,不可能在某个具体的用处上体现出来。如果你追求具体的有用,的确无法通过阅读来实现;若你想增强整体的素质,阅读是必不可少的途径。

陆保生:在知识爆炸工具不断更新的时代,那些看起来“无用”的读书,那些根基性的知识能力,才恰恰是影响我们一生的永恒的东西。在大学里读书,培养的是独立完整的人格与自由的思想,而不是追求功利目的工具。

何瑞麟2010级弘毅国学班学生我们越来越不愿意做一些事先无法预知结果的事情,希望一切都能提前计量好。读书能改变人,但这种改变无法提前预知,可能你满怀期盼读某书,最终发现并没有获知太多。但同时,有些偶得翻阅的书,却带给你大大的惊喜。读书,本来就是场邂逅。

杜天尧:现在社会上对“用”的追求达到了极致,追求功利、实用的价值观根深蒂固,但大学生应警惕这种思想。我们现阶段的阅读,应该是一种自我寻找、实现和创造的过程,不要被现实牵绊得太牢。

 

 

 

读书,不只在读书日

学生记者  叶子

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423日为世界读书日。关于读书的节日和活动层出不穷,然而我们却离读书却越来越远了。在当今生活水平大为提高、信息几近爆炸的时代,读书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奢侈品。

那些不读书的普遍原因,不外乎缺少时间。国家图书馆常务副馆长詹福瑞曾表示,读者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是阅读率下降的原因之一。穷人没时间读书是因为忙挣钱,而富人没时间读书是忙休闲。当各种物质追求充斥生活,读书,这一以精神满足为目的的活动,被毫不留情地排除出必需品之列。大学的节奏以学期计算,每每临近期末,不乏学生感叹:我的专业书还没看过!连课本都来不及“啃”,更别提其他非专业书籍了。

然而仔细推敲一下便发现,以上理由其实站不住脚。鲁迅先生早就告诉我们,“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意挤,总还是有的。”成长在书香世家的央视主持人董卿说,“阅读是我睡前的必修,几天不读书,我会感觉像几天不洗澡那样难受。”即使每天几乎凌晨才下班回家,她依旧会留出一两个小时静心阅读。

当下,读书和文艺似乎是一对近义词。不幸的是,校园里,“文艺”一词似乎已被污名化,若不是学习所需,手捧书籍潜心阅读会被戏谑,“哟,这么文艺!”被调侃者会无奈恼怒地回敬一句,“你才文艺,你全家都文艺。”

我不禁要问:文艺怎么了,读书有错吗?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冯友兰,90岁时双目失明,仍在助手帮助下写书阅读,一直坚持到95岁过世。别人问其为何坚持,他只回答:春蚕吐丝,欲罢不能。多么虔诚的信仰。

《云梦学刊》主编余三定教授曾在一次讲座中说:“大学生最重要的是做一个读书人。要注意,不能把大学生与读书人划等号,有些人上了大学却不一定是读书人;有些人没上过大学,却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人。”真正的读书人,应该是热爱阅读,以读书为快乐的人。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再忙再难,也会义无反顾,乐此不疲。

村上春树有个词——“小确幸”,即微小而确实的幸福。读书便是体会小确幸的最佳途径之一。正如清人张潮在《幽梦影》中说:读经宜冬,其神专也;读史宜夏,其时久也;读诸子宜秋,其致别也;读诸集宜春,其机畅也。沉浸在书本之中,熟习历史的进程、体会前人的智慧,那种微小但真实的幸福感,无法用物质满足来衡量。

每逢世界读书日,身边都会掀起一股读书热潮,各类活动办得风生水起,迅速高涨却又很快归于平静没有下文。我不知道,从这些中所获取的养分能维持多久,惟愿当花瓣离开花朵,能有些许暗香残留。

只有把每天都当成读书日,我们才勉强算得上一介读书人。

 

 

>>> 世界读书日的由来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择423日作为世界读书日的灵感,来自一个美丽的传说。423日是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的忌日,也是加泰罗尼亚地区大众节日“圣乔治节”。传说中勇士乔治屠龙救公主,并获得了公主回赠的礼物——一本书,象征着知识与力量。每到这一天,加泰罗尼亚的妇女们就给丈夫或男朋友赠送一本书,男人们则会回赠一枝玫瑰花。实际上,同一天也是莎士比亚出生和去世的纪念日,又是美国作家纳博科夫、法国作家莫里斯·德鲁昂、冰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克斯内斯等多位文学家的生日,所以这一天成为全球性读书日看来“名正言顺”。

 

1.jpg

 

2.jpg

(摄影:张然、吴梦杨  稿件来源:武汉大学报1305   编辑:肖珊)

http://news.whu.edu.cn/paper/?paperid=78&pageid=281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