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 首页 >> 珞珈人物
详细新闻
【资深教授】石泉:良师益友 永远的楷模
来源:        作者:徐少华         发布时间:2007-05-11 02:38:00        点击次数:

石泉.jpg

老师离开我们就快一年了。一年来,恩师的身影经常浮现在我们眼前,先生的教诲时刻萦绕在我们耳边,多年的往事,浮想联翩,难以忘怀。

1978年我们跟他读书,尤其是1982年随他读研究生以来,先生的言传身教历历在目,印象特深。衣着上,老师不太讲究,平时多是普通便装。1987年春应邀赴美讲学,临时去服装店定做了一套西服,返校后便长期放在衣柜里难于再派上用场,即使去省市或北京开会,多以便装为主。九十年代中期,石师率省政协代表团出访香港、澳门,亲友在香港给他做了一套很不错的西装,回来后又长期不用,结果被虫蛀了,令师母叹惜不已。

八十年代中期以后,石师的社会职务不断增多,已在七十岁上下、身为省政协副主席的先生,去省里开会很少要车,多是一身便装、一个半旧的黑色提包,骑自行车只身前往,有时还被门卫拦住,问他是干什么的。我们有时和他开玩笑:您这官当得既辛苦又清贫,不值得。老师总是轻声一笑,回答我们说:我对官场不感兴趣,只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国家和社会做点贡献,不图享受。

1988年春,为了配合将于秋天在我校召开的“楚国历史与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老师通知我:下午在文化厅面商宜城发掘的事,要我陪他一同去。下午两点,我与老师各骑一辆单车前往,穿过车水马龙、非常拥挤的大街小巷,我真担心他被撞或摔倒。到了文化厅,胡厅长见石师骑自行车前来,埋怨我怎么不向学校要辆车。起身回校时天色已晚,胡厅长坚持用车送老师回家,另安排一年轻人与我一并将老师的自行车骑回来。老师对此很抱歉,我笑言:您是怕给学校添麻烦,结果给文化厅添了更多的麻烦。

先生对饮食从不挑剔,厉行节俭。听师母讲,他们家的剩菜剩饭先生从不让倒掉,由他“消灭”,以免浪费。晚年石师的胃病越来越严重,以馒头为主食,又吃得不多,这副担子才不得已卸下了。我们几次陪他前往襄樊、宜城等地考察,他尽可能谢绝地方领导和一些学生们的超标接待,坚持吃家常便饭。用餐时,每当有饭粒掉下,也总是拣起来吃掉。有时一个馒头吃不完,就用纸包起来,下一餐再吃。我们劝他没必要这样,老师说:现在条件虽然好多了,但不能浪费,该节约的就要节约,我们深受教育。

老师虽然一生节俭,严于律己,但以培养、教育、关心学生为己任。在学习和为人方面,他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而在生活方面,却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慷慨资助从不吝惜。先生夫妇自1954年从北京调武大任教以来,先后资助过不少家境贫困的学生,从不图回报,以至学生们对石师一家终身感戴。曾听师母提及,有学生在学有所成后想回报师门,石师告知曰:请给予你认为最需要帮助的人。这样的事例有多少,我想老师自己也未必记得清楚,即或记得,也不会告诉我们。

1985年夏,因石师要求严格,我的硕士论文完成较晚,直到学校规定的最后日子(730)才答辩。那天天气炎热,但出席答辩的几位老师极其认真负责,提问、答辩,再提问、再答辩,从上午8点一直到下午1点多才结束。结束后,我想请老师们吃顿便饭后再送他们回家,几位老师看我是个穷学生,都说不必了。过了些时,研究室一位老师私下给我透露,因答辩经费不多,先生自己拿钱增补进去答谢了几位校外老师,且还不让我知晓。我听后既感动又惭愧,几次想找机会与石师提及此事,几次欲言却又不知怎么说好。就这样,这番话在我心中一存二十年过去了,直到先生离去仍没能启齿。

老师晚年,身体日衰,便与师母商量,在他身后用他们有限的积蓄设立“石泉•李涵史学奖学金”,资助历史学院成绩优秀、家境贫困的大学生,继续培养史学后继人才。老师辞世不久,在师母的积极推动下,奖学金很快设立。当5位同学从师母手中接过第一次奖学金时,都很感动,决心用优异成绩回报老一辈师长的关怀。

老师归去了,再想得到他的指导和关爱只是一种奢望了。老师的师德风范,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楷模;老师的谆谆教诲,将永远鞭策我们在学业、人生的道路上,不断追求与探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2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