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 首页 >> 珞珈人物
详细新闻
他总是在辐射暖意
来源:        作者:向虎雏        发布时间:2012-10-19 09:01:53        点击次数:

能够和宁津生老师在一个单位工作是幸运的,因为他予人以暖意。

上世纪70年代末,我来到现在的武汉大学测绘学院学习和工作时,已过而立之年。在院里的一次师生联欢晚会上,但见台前幕后忙碌着一个身影,这不是优秀教材《地球形状及外部重力场》作者之一的宁津生老师吗?《地球重力学》是门理论性极强的基础课,在测绘专业所有课程中,教师在黑板上推导公式最多的就是这门课,学生普遍反映难学,执教这门课的教师历来受人尊重。宁老师这位已经著书立说的骨干教师,毫无架子地热心做起这些琐碎的舞台组织工作,令人顿生敬意,他是我寻找到的身边第一位好老师。

循着宁老师对待工作的这份热情,后来我又慢慢多了一些了解。宁老师心灵手巧,有一绝活,他的大红“囍”字剪纸,是年轻人新婚燕尔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文革”期间,宁老师夫妇重新分配到湖北农机学院工作,按照双职工“两丁抽一”的规定,曾患过结核病的宁老师到湖北沙洋“五七”干校农场参加劳动锻炼。农机学院硬件条件得天独厚,双抢时动用了“康拜因”联合收割机,这样人和机器就要竞赛了。为了保证粮食颗粒归仓,已40岁的宁老师扛起200斤重的麻袋包,在晃动的木质跳板上上下下每天搬运18个小时,干得津津有味。由于劳动强度极大,烟酒不沾的宁老师为了解乏,学会了饮酒,否则第二天就不能出工。奇迹出现了,曾有肺结核的宁老师干校毕业回汉到医院复查时,肺部钙化点消失得无影无踪,医生反而质疑,他是否真的得过结核病。

我对宁老师的真正认识缘于他给莫里茨做翻译,此时他的儿子正备战高考。那时改革开放之门刚启,时兴邀请外国专家来华讲学,其中对莫里茨旷日持久的讲学记忆犹新。莫里茨是奥地利著名大地测量学家,现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京津沪宁等地的听课者组团慕名而来,云集学校,蔚为大观。很快就传出关于莫里茨几个“不”的故事,尤以 “从来不看电视”最不靠谱,现今世界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才能躲得过电视。那时“文革”刚刚结束,造神遗风尚存,就造到了外国人的头上。对莫里茨的接待是高规格的,还破天荒在李庆海先生家安排了一次“家宴”,为了有个较好的宴请客厅,我还参加了学校给两位老先生腾换住房的搬家劳动。

莫里茨在国际上的学术地位极高,他提出在希尔伯特空间中误差理论和统计学结合的一种“最小二乘推估”,并发展为物理大地测量的一种非常实用有效的推估技术;对莫洛琴斯基提出的大地测量边值问题进行了完善和发展;证明了引力位的二阶梯度中引力和惯性的可区分性;提出了一种“统一性”地球自转理论;总结发展了自克莱饶以来的关于地球作为平衡体的理论。给这样的专家做翻译,一般的翻译人员无力胜任,非宁老师莫属。宁老师的外语水平高,其中俄语更是强项,但英语毕竟是自学成才。这不仅是件技术活,而且是力气活,为了保证次日翻译的质量,那段时间宁老师每晚都要做大量的案头工作。此时,他的儿子正准备高考,他却无法分身照顾和辅导。现在家有儿女高考,哪一家不是视作头等大事,何况还是他们那代人中少有的独生子女。他的夫人时有微词,但宁老师却无怨无悔,他认为这不是一项单纯的翻译任务,而是一场战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宁老师就是这样一位舍小我为大家,勇于担当,乐于奉献的人。

《地球形状及外部重力场》另一位作者是年龄稍长的管泽霖先生,从翻译布洛瓦尔的讲义始,宁老师与管先生合作了40年,共同撑起新中国《地球重力学》教学领域一片天,传为佳话,没听说发生过两个美籍华人在拿到诺贝尔奖后不欢而散那样不愉快的事。19991110日,管先生在赴京途经孝感的火车上发病突然去世,享年68岁,宁老师极为悲痛。此时年近七旬的管先生还不是博士生导师,这对做了一辈子学问,教学科研成果颇丰的管先生显然是不公的。时任校长的宁津生院士为此深感不安,他没料到管先生走得这么快,特就“博导”一事撰纪念文表达哀思。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宁老师离开基层走上领导岗位,我曾依依不舍,我奇怪的是怎么会产生平生仅有一次的这种莫名感觉。只要宁老师在场,初来乍到的我心中也会充盈舒畅感,这大概就是精神高尚纯粹者可以感染人的“场效应”吧!宁老师不会再来参加每周四下午的小组政治学习,周遭的生态环境似乎缺少了什么,这并不是他已是一校之长和院士的缘故,因为这些属性只是时间和生命的“函数”。30多年来,我和宁老师几无交往,更未从他那里得到任何“利益”,否则,可能影响自己观察和判断的客观性。而我却一直远距离真切感受到他辐射的暖意,这就是宁老师的人格魅力之所在,也是我在“三亲”素材有限的条件下,欣然应允作文祝贺宁津生教授80华诞暨从教56周年的原因。宁老师为官十余载,尊重每一位普通教职员工,大家熟悉他习惯使用“面颊微赤和略带无奈眼神”的“萌”动作,以表白说的每句话都是掏自心窝。作为校长,宁老师的工作或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可他的动机和愿望肯定是带着体温的善意,即本文定义的“暖意”。但宁老师绝对不是好好先生,他是自觉践行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有原则的党的领导干部。这对加强领导班子的团结,全校教学秩序的稳定,科技创新和学术民主,校园文化建设及学生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和确立是非常重要的。

我不赞成“见彩虹必须经磨难”这种带轮回色彩的成因说。宁老师出生安徽桐城的书香门第,作为一位从事自然科学的教育工作者,只有经过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有容乃大、无求自高的酿造,才能培育出这种散发芬芳的魅力。仁者静,按照这条标准,温和淡然的宁老师就是仁者;仁者寿,因为人们更需要能够辐射暖意的可敬长者,而在释放暖意的同时宁津生老师也收获着快乐。

稿件来源:武汉大学报第1287  编辑:田业胜

http://news.whu.edu.cn/paper/?paperid=56&pageid=208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