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 首页 >> 珞珈副刊
详细新闻
母亲与母校
来源:        作者:徐丹        发布时间:2013-10-18 16:44:07        点击次数:

那天清晨,醒来发现母亲坐在床头,静静望着窗外。一轮火红的朝阳镶在远处湖天相接之处,红霞映照着大片大片的天空。我问母亲,您怎么起这么早?母亲说,我怕晚上睡觉鼾声太大,影响你和室友们睡觉,所以没怎么睡。

那是1997年,湖滨八舍602宿舍。新生报到的时候,许多远道而来的家长,会在宿舍留宿,至少女生宿舍的情况如此。母亲也正是在送我报到的当晚,在宿舍留宿一晚,却几乎整夜没睡。

回首珞珈岁月,值得感慨的太多太多。那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留下了我们青春无悔的印记,关乎友情,关乎爱情,更关乎亲情。

考上名牌大学,是母亲对我最大的期盼。送我上大学,对她来说是极其高兴的,同时也是异常痛苦的。她总说,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恨不得每天把我搂在身边,想我的时候,恨不得像孙悟空一样飞过来。虽然高中时我也是住读学校,但是半个月是能回家一次的。上大学,离家远,回家就不那么方便了。尽管她揪心地不舍,但从不表露。从我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忙活着为我置办各类生活装备——新鞋、新衣服、新的行李箱。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开学。

报到那天,行走在校园里,目之所及,林木苍翠,山色醉人,不时见成双成对的师兄师姐谈笑风生。母亲感叹,这学校的环境真是好,跟公园似的,这哪是来读书的,是来谈恋爱的吧。一路上少不了嘱咐我,好好读书还是最要紧的,就算谈恋爱,也不能影响学习。

当天,我们忙着报名交学费,找宿舍,领床上用品、军训用品,忙着各种安顿,也没在校园里好好转转,看看风景。因为还要回去上班,母亲第二天就坐车回家了。大学期间,母亲到学校看过我一次,其余都是我回家。现在想来,百般遗憾,享誉全国的武大樱花,居然也没有陪她看过。

我每次回家,对她来说都如过节一般喜庆。母亲厨艺水平颇高,什么菜在她手上都能整得色香味俱全。回到家,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守在她身边,看她下厨,看各种原材料在她手上魔术般成了美味佳肴。闲下来,我们就一起说说话,听她说家里的事,姨妈家伯父家的事,听我说学校的事,也会畅想一下我毕业后踏上社会的生活情景。关于我和我的大学,她内心充满欢喜,充满希望。觉得日子再苦再难,也有苦尽甘来之时。

后来,我在大学交了男朋友,回家的次数少了些,在家时心思也多了,跟母亲聊天也话少了。母亲一边酸溜溜地说我是小叛徒,一边又语重心长地跟我讲述男女平等相处的经验之谈。

毕业那年,五一放假我回了趟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年开始不再有暑假,下一次回家时间得到国庆了,母亲对我特别的不舍。返程那天,我自己去县城坐车。从县城开往武汉的长途汽车,会路过家门口。经过家门口时,我发现母亲坐在门口,看到我坐的那趟班车经过时,站起来挥舞着双手,大声唤着我的名字。我一阵心酸,不知道她在门口等候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每次返校她都这样,只不过这一次我因故站着,才发现了车窗外的她。

没想到,这居然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车窗外,母亲遥遥向我挥手的这一幕,也成了她定格在我记忆中最后的画面。还没等到我国庆放假回家看她,她就匆匆地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哪怕是只言片语。

她的匆匆离去,成为我心中不愿触及的伤痛。我一直不愿承认,也不敢相信,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走了。现在想来,我在珞珈山求学的四年,正是她人生篇章的最后片段。

这四年,对我来说,是走向社会的前站,是迈向未来的阶梯。对她来说,是琐碎生活中亮丽的色彩,是干枯岁月里汩汩流淌的甘泉。也正因为这四年的给养,我有了独立走向社会的信心和勇气,有了适应社会发展所需要的知识和眼界。今天,当我再次回首珞珈岁月,要感谢母校,感谢母亲。母校的爱和母亲的爱在那个时段无声地交融了,重合了。感谢在珞珈山的日子,感谢有她的日子。我将背负着对母校、对母亲深深的爱恋,继续前行。(作者系中文系校友,广州校友会《羊城珞珈情》编辑部供稿)

(编辑:付晓歌)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