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 首页 >> 校友之声
详细新闻
时间深处的果实
来源:        作者:邱华栋        发布时间:2013-05-14 08:33:37        点击次数:

翻看《风雅颂·吴晓诗歌选》这本诗集的校样,我非常激动!激动于吴晓的诗歌的激情和优美,激动于他保持的杰出诗人的本色。他有着别样的歌喉,深情的凝视,广大的关怀,以及对语言的类似炼金术士一样的敏感和锤炼。这本诗集,是时光深处的果实,悬挂在时间的树上,随风轻微摆动,美丽、饱满、动人而有着收获季节的醇香。吴晓是有福的!因为他的内心里有诗,无论走多远,诗的光芒都会使他成为一个别样的人!

说起来,我与吴晓认识有二十多年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那时我们都还在武大中文系读书,我们都是武大校园里的文学爱好者,有着相同的文学理想,第一次见面,我们就一见如故。我记得吴晓带着淳朴善良的微笑,他的眼睛很大,目光友善而热情,伸出的手握住我的手也是非常的热烈。他是当时武汉大学教育改革的受益者,直接插班到我们的本科三年级读书,和我们这些“珞珈诗社”与“浪淘石文学社”的成员们一起搞文学活动。

想起那些大学校园里的青春、热烈的日子,有没有什么明证?有的,对于吴晓来说,这本诗集中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那个时候他创作并发表在各大诗歌刊物所留下来的时光剪贴册。现在,我清晰地看到了他诗歌的全部精神的风貌:风,雅,颂这《诗经》里的分类,也是吴晓诗歌的特点。吴晓的诗歌不仅继承了《诗经》的伟大传统,也继承了上世纪80年代那种校园诗派的浪漫洒脱、无拘无束的豪情,诗歌所呈现出来的唯美和理想主义,对现实的关心和人性的深刻打量,感情浓烈炽热,饱含着一个人的生命激情和赤子之心。

假如总结起来,可以说,吴晓的诗歌,是浪漫异质、意象繁密、意义多重的,又是内涵深蕴、坚实沉厚的,同时,风格上还带有着一点虚幻高远,既古典儒雅,又颇具理想主义和象征意味。可见他那个时候,已经超越了我们这些本科小子的无病呻吟的毛病,以及模仿大师的学步,他顽强地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

 “诗歌的生命是在不断阐释中被次第打开的”,通过对诗人作品深度关照,就可以烛照出诗人在思想追求、表现形式、写作技艺、语言策略方面的获得。读着诗集里的诗篇,我又从中读出让我惊讶的意外,那就是:语言的惑魅、宗教的救赎、庄重的孤寂,同时结合了风雅颂的精神光照。

先说说诗歌语言的惑魅。诗歌语言的裂变、重组、挖掘、深入、错位,延伸出来的那种精微、气度与味道,就是一个诗人对人世的态度。吴晓诗歌的最大特色,就是他对古典式神秘的偏好,而这种神秘又以高蹈的姿态,类似一种致幻剂,迷醉了他自己,也迷醉了我们。这就是他对语言的着力处。当他用高贵、迷幻来观照一切,诗歌就打下了吴氏印记。当我探讨吴氏印记时,又能感知到隐藏在吴晓的诗歌后面的荆楚文化的那些深重的影子。吴晓的创作不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他远接屈子、庄子为代表的荆楚文化传统,隔代遗传,使自省和批判都可以在吴晓诗歌中找到一种回响。比如,他的《圣灵里的祈祷》、《颂歌》、《晨光中的葡萄》、《欢乐》、《父亲》等作品,就把传承的本土精神与语言的惑魅推到了极致。

隐居多年以后,你终于

以一株植物的花如期而至

而我仍然保持着昔日最朴素的记忆

我在最明亮的黎明中写下诗行

这圣灵般的果实

我们一直要面对多久

我们一直要面对多久这样的果实

才能完成一次人生之旅

这是《圣灵里的祈祷》的一段。你以花而至,以超然的姿态来到我面前,而我依然是尘世中的一小份子,这就是吴晓惑魅的地方。这种表面平静却惑魅的句子,在集子中多次出现。

在吴晓的这本诗集里,风,雅,颂,三个部分的诗篇构成了三个侧面和三张面孔,或者是我们可以走过去的三个方向。他的诗歌是飞翔的、亮丽的,庞杂的、体验的,莽撞的、纯洁的,优雅的、批判的,歌唱的、沉默的。他把所有的财富语言化为他最为信赖的物件诗篇,捧出来给我们,给我们这本诗集,这时光深处摇曳的果实,饱满、成熟、丰富,这盛大的果实,全是诗歌之醇,是酒酿,是时光的剪影和内心的钻石,在我们面前熠熠闪光。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  本网编辑:田业胜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