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 首页 >> 校史钩沉
详细新闻
【红色记忆】伍修权与武大附中
来源:张老师        作者:郭齐庆        发布时间:2011-07-01 19:16:00        点击次数:

武大附中校史上镌刻着一批伟人的名字,其中最令人崇敬最令人缅怀的就是伍修权同志。他是我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著名的军事家、外交家。

伍修权的青少年时期是在武昌高师附小附中度过的,是陈潭秋、董必武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的。1923年冬,经陈潭秋介绍,他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秋在武昌高师附中读初二时,由党选派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19279月进入莫斯科步兵学校,1930年加入联共(布)。19315月在中国革命的困难时期,他不畏艰险,毅然回到祖国,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投入艰苦的武装斗争。

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作为中央军委的俄文翻译,伍修权列席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当时他还不到27岁。新中国成立初期,他转入外交部工作,195011月他受毛主席、周总理的重托,代表新中国出席联合国安理会,在会上发表了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台湾罪行的长篇演说,震动了全世界。当年他42岁。粉碎“四人帮”后,198011月,他以72岁高龄受命出任特别法庭副庭长,参加了对“四人帮”的审判。他在审判中的威严与机警给全国人民留下深刻印象。

作为武汉大学的老校友,伍修权十分关心武大及附中附小的建设和发展。19831115,时任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伍修权,应邀回到武大参加70周年校庆活动。在梅园小操场几千人的大会上,伍修权用他洪亮的武汉乡音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幽默谦虚地说:“我其实不是武汉大学的校友,我是武大附中的校友。你们校长政策宽大,把我也算作武大的校友了。当时附中全体师生坐在小操场后面的山坡上,听伍修权说“我是武大附中的校友”时,立刻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会后,附中师生一致要求,邀请伍修权回母校武大附中。

1118上午9时许,伍修权在武大几位校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附中。他一走下汽车就亲切地与附中的干部、教师一一握手,不停地对每个人说:“老师好,老师好!”大家的眼眶都湿润了。我久久地凝视着这位平易近人的长者,这位驰骋疆场的老将军,这位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叱诧风云的外交家,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天,魁梧的伍修权身着一套绿军装,鲜红的领章和军帽上闪闪的红星使他显得容光焕发。他的两鬓虽已斑白,但目光炯炯,神采奕奕,看上去不到70岁。

我们把伍修权迎进一间办公室,来不及休息,他就与我们座谈。附中现有多少教师,多少学生,开些什么课程,他都问得非常仔细。回忆在武昌高师附中附小时的老师,他一一提到了陈潭秋、钱介磐、张朗轩、何春桥(即何定杰),“老师有个女儿(即何海平),我还抱过她哩。她现在在武大吗?”陪同来的武大校领导马上给生物系打电话,一会儿何海平就赶到了附中。伍修权拉着何海平的手,深情回忆当年在高师附中附小时,受到何老先生关心和爱护的情形。言谈中表达出对昔日恩师的深深怀念与无比尊敬之情。

这时,附中全体学生已排好队,整齐地坐在操场上。伍修权高兴地来到操场,谢绝了搀扶,稳步走上主席台,与全体师生见面,并用地道的武汉话发表讲话。

伍修权边沉思边说:“我们当时都只有十几岁,但革命的热情很高。我们常在武昌街头散发传单,张贴标语,上街演讲。”

伍修权深情地望着满操场的学生,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过去,要多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努力把自己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

大会后,伍修权应我们的要求,当即给附中题词:学习革命历史,继承革命事业,努力参加社会主义建设,这也是参加革命斗争的形式。

题词后,伍修权还在附中办公楼前与全体教职工合影留念。临上车前,还一再表示以后只要有机会一定再来看望武大附中的老师。    

武汉大学档案明确记载:“武昌高师于民国五年四月始设附中。”为此,附中领导班子研究决定,199655举行80周年校庆活动。1995年这一年,学校除完成正常的教学教育工作外,全力进行校庆的筹备工作。19955月,学校给伍修权去信,请他回母校参加80周年校庆,并请他为母校校庆题词。很快,我们就收到了题词: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

看着遒劲有力的题词,我们激动得热泪盈眶。后来学校80周年校庆展览中,这幅题词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199511月中旬,时任武大附中校长方华鹏和我到北京,向国家教委有关司局汇报工作。在京期间,我与伍修权的秘书臧峰通了两次电话,请他转告伍老,武大附中的同志想去看望他。1116晚,臧峰给我回电话说,伍修权听说是母校来了同志,定于17日上午9点在家中接见。

当天上午我们准时来到伍修权家。臧峰把我们带到客厅,伍修权坐在一张小桌边等着我们。走到他身旁,伍修权微笑着与我们一一握手。他的夫人徐和也从房间出来,同我们热情握手交谈。

伍修权和夫人非常关心母校,仔细听取了80周年校庆活动的汇报。我们拿出了一份邀请函,恳请他夫人参加母校80周年校庆盛典。伍修权把邀请函很认真地看了一遍,然后笑了笑说:“好,好。”临走前,他还欣然与我们合影留念。

199655,校庆如期举行。伍修权因身体原因没有来武汉,没有回到武大附中。但他的题词及与我们的合影,都放在校庆展览的显目位置。

在我们最后一次见到伍修权两年后,传来噩耗,他因病于1997119在北京去世,享年90岁。

伍老的去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令人尊敬的长者,一位伟大的革命家、军事家、外交家。武汉大学、武大附中、武大附小失去了一位杰出的校友。想到此,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都无比悲痛,心中很是怅然。(作者系原武大附中副校长、党总支副书记

(“寻找珞珈红色记忆”征文选登)

编辑:田业胜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2130
张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