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 首页 >> 校史钩沉
详细新闻
情至深处木亦怜
——记苏雪林在武大最后的日子
来源:        作者:胡书涯        发布时间:2012-03-08 09:58:32        点击次数:

还有十几天便要离开武汉了,即将告别美丽的珞珈山,1948年的春天对于苏雪林来说忽然变得凄冷。

她独自漫步于珞珈山下的小道,这位小脚的女教授轻轻地踏在初春的草地上,享受着柔软的窸窣声。从乐山返回校园已经两年了,山景如故。东湖依旧平静,山林依旧葱郁,蓝天依旧空灵,而自己却不能久留,想到这里,她百味杂陈,但又定了定神,努力将这山水扯入眼帘,印入心中。

不知不觉到了好友袁昌英门口,她轻轻叩了叩门,门开了——袁家的佣人黄嫂笑盈盈地请入苏雪林。“什么时候走?”袁昌英带着一丝忧愁。“不久了……”苏雪林嗫嚅着,马上发现屋里有好几个学生,他们向她打招呼,年轻的眼睛中放射出求知的光芒。“跟我们一块儿坐坐吧!”袁昌英说。“有学生请教问题呀,这可不能耽误,我还有些挂心的事要做,改天再来吧!”苏雪林羞涩地笑了笑,转身向黄嫂借了一把锯子,与黄嫂一起辞别众人,向曹操庙走去。

苏雪林行至庙后,踅入松树林,径直向几棵被巨藤缠绕的松树走去。那些树的树干因为被绕得过紧竟至于枯瘦了,苍劲已去,惟余孱弱。苏雪林擎稳了钢锯,摆好姿势,仔细地锯起树藤来。“苏老师,反正这些树已经不行了,还费那个劲作何用处?”黄嫂看着这个单薄的女人吃力地拉着钢锯,有些惊讶。“松林中被巨藤缠死的树已经不少了,学校的管理人员也不管管,它们是珞珈山的生灵,我着实不忍心看着这些坚强的生灵走至灭亡啊!”苏雪林一丝不苟地盯着树藤,感叹道,“岁寒而后凋,也难免落于此境地……黄嫂,你也来帮帮忙吧!”就这样,两人忙碌了好一阵,终于将那顽固的巨藤尽数锯断。

苏雪林看着“解禁”的松树们出了神,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欣慰的微笑。“苏老师,以后还要常来珞珈山看看呀!那时这些树没准就长成了。”黄嫂还有些气喘。苏雪林沉默了,20年前,她初到珞珈山,便被这山吸引;她在中文系的讲台上留下了太多的骄傲与遗憾,还有许多抱负未施展,离期却已近在眼前了。回想西迁乐山那段岁月,虽然时时有敌军的炮轰,她仍能自得其乐地浇园种菜、绘画论诗;而如今她的坚强决堤了,因为政治原因,她不得不离开珞珈山,离开这片她深爱的地方,想到这里,她的眼泪模糊了双眼。抚摩着瘦瘠的树干,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希冀与不舍。“但愿吧!”苏雪林不像在回应黄嫂,更像在嘱托她手边的生灵。

春至寒处树犹绿,情至深处木亦怜。那片松树林,曾经留下温柔的足迹,曾经洒下眷恋的目光……

稿件来源:武汉大学报第1265  编辑:田业胜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评论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电子邮箱:wdxw@whu.edu.cn 新闻热线:027-68754665
通讯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珞珈山 传真:68752632 邮编:430072
2017
——记苏雪林在武大最后的日子